登机口

说到底,我也只是个爱爬墙的姑娘

方圆英雄志

没想到天涯还有这样的精品,前几年我看过这位作者写的一本新布局史话,讲的是吴清源的围棋,即使是丝毫不懂围棋的人也能看的津津有味。
之后作者就承诺过要写“范施围棋史话”。不过
用作者的话说就是“本来是只打算写范施的,可是写范施不可能不写徐星友、梁魏今、程兰如啊。行,那就多写点吧,可要写徐星友你又不能不写黄龙士啊,都写了黄龙士了怎么不再写写周东侯、汪汉年呢?都写到周东侯了怎么能不写过百龄和周懒予呢?于是笔者一拍桌子——好,就从过百龄开始写起,一直写到范施,就称之为中国古典围棋的黄金时代,正式开始查资料。可还没查多久,又发现——要写过百龄总得写他成名时的背景吧,那风云变幻,惊心动魄的三大派时代……各位看到的这篇帖子就是笔者最终纠结的结果——从明朝中期三大派争霸开始写起。就从这里开始了,别再往回倒了,等会儿整部中国围棋史就全出来了……”

所以这本书70%的地方才写到范施。也不知是人物原型太基,还是我太腐,其实作者是在很认真的科普,可我已经完全在当清水耽美文在看了。作者大大我对不起你!

可是可是真的很萌啊!!!
不信我随便给你找一段:

那一日,回到俞长侯的家中,俞长侯将大弟子范世勋叫到了面前,把躲在自己背后的施绍暗推到了身前。“这孩子叫施绍暗。”俞长侯笑着说道,“从今天起,他就是你的师弟了,你要多多照顾他。”
大大咧咧的范世勋调皮地向施绍暗眨着眼睛,笑着拍着他的肩膀嚷道:“我叫范世勋,你以后叫我师兄就行了。今后师父教的内容有什么不懂的,尽管来问我就行!”
看着大方而略显粗鲁的范世勋,从小只受诗书教育,见惯了儒雅涵养之士的施绍暗微微有些惊恐地缩着脖子,胆怯地回应道:“我叫施绍暗。师兄,我下棋比较差,请师兄今后多多帮助我……”
就是那一天,没有惊雷闪电,没有龙现苍穹,没有金光从天而降,一个平凡到早已被世人忘却的一天。那一天,伟大的范西屏和施襄夏人生中第一次相见。一段传奇,从此开始。

与范世勋相比,拜入俞长侯门下之后几乎是从头开始学围棋的施绍暗毫无疑问是一个弱者。尤其是,当这个弱者有一个范世勋这样堪称绝世天才的师兄时。性格内向木讷的施绍暗,遇到目空一切的范世勋时,会是怎样的一副光景呢?
也许结果和您所想的完全不一样——他们的气氛非常融洽。范世勋这种略带痞气的天才常常给人一种很难相处的感觉,但是其实和这种人相处的诀窍非常简单:你只需要真心去崇拜他就好了。
这类天才性格极其张狂,目中无人,一副我是大爷的架势,恨不得所有人都来伺候他们,所以这类人常常很招人烦。但其实,这些行为都是表象,蕴藏于其中的本质却是十分单纯的——他们需要别人的承认,为了这份承认他们必须要让自己表现得与众不同以让你惊叹,只是这个度很难把握,很多人没把握好而已。具体到范世勋身上——他由于有着一个下棋下到破产的“丢人”父亲,导致他从小不仅生活贫困,还要忍受无数白眼,嘲笑他是个围棋傻子的儿子,甚至有人还会笑话他是当年被父亲当累赘抛弃掉的。少年范世勋在这样的环境下,幼小的心灵无疑会受到巨大的刺激。如果他真的和他父亲一样是一个庸才,身无一技之长,那也就算了,他也就认了,安心当一个孤僻沉默的野孩子也就是了。可是,在被人嘲笑的同时,范世勋非常清晰地知道自己有着巨大的潜力和天赋,他在围棋上的造诣是所有懂围棋的人都能看得出来的,人们对他的评价是“未来无可限量”!于是,每当被嘲笑时,范世勋都迫不及待地希望那些嘲笑他的人知道他不是一个活该被嘲笑的人,他有着无限美好的未来吧,甚至他将来可以嘲笑任何一个嘲笑过他的人。但当一个人没能取得相应的成就就迫不及待地渴望别人的承认时,这种渴望就会成为一种被人讨厌的东西,别人会更加变本加厉地嘲笑你,而你则更加渴望别人认可你。于是,这就形成一个循环,结果就是范世勋身上那股傲气和倔强与日俱增,最终形成了日后那个癫狂的天才。其实范世勋一生所渴望的东西都非常简单——年轻的时候渴望被承认,后来被承认了就渴望无限制地享受这种承认,仅此而已,他的秉性并没有多么复杂。
而施绍暗的出现,让范世勋得到了巨大的满足。
施绍暗彼时刚开始学棋,所以他知道自己棋力不济,师父和师兄都一定远远强于他,于是他从内心里认可作为师兄的范世勋。与此同时,自幼知书达理的施绍暗非常严格地遵守着师兄弟之间的礼节,对师兄范世勋恭敬之至,甚至连被范世勋欺负时,性格内向的施绍暗都从不抱怨。这么一个同辈人,在范世勋的一生中也许还是第一次出现。施绍暗认可了他,并且让他感受到了这种认可,使得受惯了同龄人嘲笑的范世勋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感。再加上施绍暗那个可怜兮兮的样子和胆小怕生的性格,让范世勋几乎连欺负他一下都会有负罪感,反而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应该保护这个小师弟的责任感。
于是,范世勋尽管对外仍然保持着他那痞气十足的狂傲劲,但惟独在对待施绍暗的时候他是几乎无微不至地照顾着这个小他一岁的师弟,不让师弟收到半点欺负的。
就施绍暗来说,他离开家门向俞长侯学弈,最大的问题是这个一直以来对父亲极度依赖和崇拜的小家伙没有了家人的照顾。刚到俞长侯家的时候,他一定几乎整天被想家的情绪和沉重的孤单感笼罩,迟迟难以适应这个新的环境。内向自闭的人通常都会有这样的问题,他们需要的是一个新的朋友来帮助他打开这种闭塞的局面。而像兄弟一样照顾着他的范世勋,就恰好是这样的一个朋友。范世勋这个人,痞气虽然痞气了一点,但是直率和义气是没的说的。他要是认了你这个朋友,那就绝对义字当头。
如果说施绍暗的气质是书生气,那么范世勋的气质就是典型的江湖气——只要你够哥们,我绝对两肋插刀。
于是,渴望被认可的的范世勋从施绍暗这里得到了满足,而缺乏归属感的施绍暗从范世勋这里得到了帮助,他们师兄弟俩的关系能差得了吗?那可真是情同手足,胜似亲兄弟啊!

评论(3)

热度(22)